<cite id="kf0o0"></cite><rp id="kf0o0"></rp>

      1. 新聞通知

        媒體視角
        新民晚報 | 上體主題教育:傳承“匯蘭精神”做有文化底蘊的思政教育
        時間:2020-01-13  

        在上海體育學院運動科學學院解剖樓三樓的陳列室中,有一張舊書桌,書桌的主人名叫張匯蘭。每一個來到上體運動科學院的學生,都要到這里聆聽一個將體育作為一生信仰的偉大女性的人生之路。這是上體開展“不忘初心”主題教育的一個載體。

        1919年,21歲的張匯蘭第一次接觸美國教員講授的“體育生物課程”,便于體育結下一生之緣,那時正值五四運動,目睹著舊中國之孱弱,張先生下定決心通過改變中國人的體質來救亡圖存,于是懷抱著“興體救國”的夢想赴美留學。她后來回憶說:“從那時起,體育對我來說,是一種追求,一種信仰”。

        建國以后,張先生將自己的一腔熱忱全部投入到教書育人事業之中,自上海體育學院草創時期,她就一門心思培養我國體育科學人才,自制解剖課程教具,白手起家“一副骨架辦解剖”,使上海體育學院成為國內第一個擁有完整運動解剖課程的體育高等學府,為我國體育科學事業的發展奠定了基礎。張匯蘭先生一生將自己人生追求與祖國命運深深融在一起,與中國體育事業相伴一生。1987年6月,她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的“體育教育和運動榮譽獎”,張匯蘭的名字被載入世界體育名人史冊。

        張匯蘭先生心系人才培養,83歲時還自費赴美訪學,推薦10余名學生赴美深造,她始終以自身一言一行感染學生,常常講“清清白白做人,踏踏實實做事”。她的愛國之心,她對體育事業的不懈探索和一生誨人不倦的教育追求,凝聚而成的“匯蘭精神”深深影響了幾代上體人,也成為上體運動科學學院寶貴的精神財富。上體運動科學學院也一直致力于將“匯蘭精神”滲透于學院活動與氛圍中,以隱性德育教育方式提高系院德育工作水平,提升全院育人能力,追求“潤物細無聲”的浸潤式育人效果。

        去年6月,運動科學學院的畢業典禮上,一個上書“路長修遠,崇德樹人”的卷軸由2019屆畢業生代表送到上海體育學院圖文報告廳的舞臺上,卷軸上的八字由193個畢業生名字組成,這是畢業生送給運動科學學院的禮物,不僅承載著一段師生情誼,更表達著畢業生們對于開創我國運動康復事業的老一輩運動康復教育工作者的崇高敬意。100年前運動科學學院創始人張匯蘭先生懷著“興體救國”的夢想踏上赴美求學之路,30年前面對國際上運動康復新發展新變化沈步乙先生創辦了運動康復專業,老一代的上體人為我國體育事業和民族振興所做出不懈努力。

        沈步乙先生回憶,1989年,有感于我國體育康復事業發展不足,而世界發達國家已經遠遠走在前面,滿懷著對中國體育康復事業發展的熱情,經過反復論證和申報終于為我國開創了運動康復專業。沈先生說,在那段歲月里,滿腦子想的都是怎么把運動康復專業搞上去,怎么培養好學生,把中國運動康復搞上去,如今自己已經90歲了,回想人生歷程,看到現在康復事業人才濟濟,蓬勃發展,感到滿足和欣慰,自己奮斗的事業后繼有人,未來可期。

        作為第一屆康復專業畢業生,朱海燕講述了自己的學生時代和工作多年來的人生感悟,30年來“匯蘭精神”和沈步乙先生言傳身教始終是她的精神家園,指引著她繼續為運動康復事業不懈努力。

        上體運動科學學院黨委書記熊靜表示,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上,殷切寄語青年“追求更有高度、更有境界、更有品味的人生”,這就要求思政教育既要有溫度,更要有深度,既能扎根中國大地講好中國故事,又能面向未來培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接班人。從這個意義上講,“匯蘭精神”已經成為上海體院的寶貴精神財富。

        新民晚報記者 張炯強

         

        媒體鏈接:https://wap.xinmin.cn/content/31633627.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責任編輯/董楊華]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Copyright @ 2013 Shanghai University of Sport   滬ICP備05052054號    滬公網安備 31009102000036號
        郵編:200438 上海市楊浦區長海路399號   總機:(86-21)65508900

        電腦版 手機版 Pad版
        北京快三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