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kf0o0"></cite><rp id="kf0o0"></rp>

      1. 新聞通知

        媒體視角
        東方體育日報 | 青少年體育成熱議話題,市政協委員呼吁多方施策破解難題
        時間:2020-01-15  

        如何讓青少年喜歡體育課?怎么讓青少年通過體育課學會體育技能?如何讓體育老師更專業?近年來,我國青少年體質健康問題一直是全社會關注的焦點。在1月14日開幕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上海市第十三屆委員會第三次會議上,青少年體育再次成為眾市政協委員們熱議的話題。

        建議加大力度培養體育教師

        市政協體育界別的十幾位政協委員針對本市中小學生體育師資缺口的難題,經過為期一年的調研,提出了《關于多方施策破解中小學體育師資缺口難題》的提案。

        目前,上海正積極推進學校體育課程改革,循序漸進增加小學體育課時數,全面實施“四課兩操兩活動”。2018年起,小學一到三年級每周增加一節體育課,2020年后,四五年級每周也將增加一節體育課。據市政協體育界別調研,上海目前中小學在校學生約130萬人,體育教師共1萬多名,師生比約1/130。按體育課程改革要求,一個體育老師最多帶2―3個班,最合適的師生比為1/100,上海中小學需要12000至13000名體育教師,缺口約為20%。從學段看,小學缺口最大,高中其次,初中稍缺。

        然而目前,上海體育教師入職入編門檻高、滬籍生源短缺。受上海戶籍、教師資格證等上海市中小學教師入職入編條件的制約,非本市戶籍體育教師、本市退役運動員入職體育教師隊伍的難度較大。據悉,近年來報考體育教育專業的上海考生不多,華東師范大學、上海師范大學和上海體育學院都存在本市生源招不滿的現象。調查發現,上述三所大學每年體育教學相關專業畢業生大約500-600名,最終錄取為體育教師的約150人,無法滿足中小學校的需求。對此,市政協體育界別的委員們提出了四個方面建議:

        一是建議在師范學校培養“小學全科老師”。小學有不少體育活動課,專業要求不是很高,老師們只需掌握簡單的體育技能就可帶班。目前,上海師范大學正積極嘗試為語數外等其他學科的學生開設體育通識課,“我的體育是數學老師教的”將成為可能。

        二是利用社會專業機構資源,通過第三方購買等方式,引進專業教練進校教學。市政協委員、上海市體育學院國際教育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朱東建議,給予專業教練以資質認證持證上崗,彌補體育師資不足,也可以使“專項化”落到實處。

        三是打造體育教育實訓基地,豐富體育師資供給。2019年,在上海市教衛工作黨委和上海市教委指導下,上海體育學院與長三角教育人才服務聯盟、上海市教育人才交流服務中心聯合舉辦了上海體育學院長三角一體化未來體育教師暑期夏令營,不僅給有志于從事體育教師崗位的大學生提供了培訓,還為他們創造了實習的機會,廣受歡迎。市政協常委、上海體育學院院長陳佩杰建議,上海體育學院每年有600名本科生和碩士生需要實習,可以參照醫師規范化培訓的流程,為他們提供一個學期甚至一個學年的跟崗實習機會,可以緩解體育師資缺口。

        四是擴大體育老師的招聘范圍。上海市特級校長、體育特級教師徐阿根認為,可以每年招募一批退役的專業運動員進入師范深造轉型,補充體育老師隊伍,也可開設定向培養的體育教育師范專業。此外,徐阿根建議在績效上,體育課和語數外等課程要一視同仁,給予體育老師更多的發展通道。

        建議中小學設體育教練崗位

        隨著上海體育課改“小學體育興趣化,初中體育多樣化,高中體育專項化”不斷推進,以及在中小學校布局建設體育項目“一條龍”并組建運動隊開展課余訓練意見的出臺,對學校體育師資的數量和專業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目前,上海具有一定專項運動水平,掌握運動項目專業化教學能力的教師緊缺,遠遠不能滿足學校體育工作改革的需要。對此,市政協委員楊薇、王晨、余詩平提出了《關于在中小學設立體育教練員崗位的建議》的提案。

        提案認為,體育系統退役運動員具有較高的專項運動技能和豐富運動經驗,如果能從事學校體育工作,不僅能提供發揮特長的舞臺,還有利于緩解學校體育專項師資不足的難題,推動學校體育的發展。但是,由于運動員長期從事運動訓練和比賽,文化課基礎相對薄弱,很難考取教師資格證,所以極少有退役運動員能夠正式進入中小學成為體育教師。

        對此,提案建議將教練員崗位納入學校專業技術崗位序列等政策改革,在中小學增設體育教練員專業技術崗位,以招收退役運動員為主,體育教練員納入學校正式編制,享受學校教師績效工資待遇。建議由教育部門制定學校體育教練員專業技術崗位準入條件:申請學校體育教練員崗位的人員,可以不需要考取教師資格證,但應符合一定準入標準,如:應是獲得一級運動員以上稱號的退役運動員;必須通過教育部門組織的準入培訓等。建議由體育部門向社會開放體育教練員職稱評定,學校教練員可申請參評體育教練員職稱。學校體育教練員的日常業務培訓由教育、體育部門共同負責,教育部門負責教育教學能力培訓,體育部門負責運動專項能力培訓。

        市政協委員、上海市體育局科教(青少處)副處長楊薇表示,“在學校里設立教練員崗位,退役運動員不僅可以帶訓練,還可以配合教師上體育課。進入校園教練員崗位的退役運動員還可以繼續考教師資格證,未來也能夠成為一名體育教師,這樣就可以可持續地發揮退役運動員的專業優勢,彌補校園體育教師專項技能不足的短板。”

        建議將體育素養納入中、高考

        近日,云南省中考將體育與語數外并列100分引起了大家對中考體育的熱議。對于我國青少年體質健康發展現狀及所存在的問題,從事學生體質健康研究多年的市政協常委、上海體育學院院長陳佩杰教授建議將體育素養納入上海的中考與高考。

        近年來,在教育部支持下,上海體育學院研究團隊持續參加了《國家學生體質健康標準》測試抽查復核工作,并圍繞抽查數據開展了相關研究。上海體育學院團隊在研究中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學生在中考前的體質健康水平最好,中考考完進入高中一直到大學,體質健康呈現持續遞減的趨勢。對此,陳佩杰教授認為,考試引領是一種強化性的舉措,可以引領學生參加體育運動的主動性。“上海應該率先把體育素養考核納入中考和高考之中,這樣就能促使學生體質自然進步,還能有效防控學生近視。”

        目前,上海體育學院已經根據體育項目的規律研發了三大球、三小球、體操、游泳、田徑、武術等項目的運動等級標準,立足于提升學生體育素養,這一標準已經在上海部分中學進行推廣。陳佩杰認為,中考的體育考試更應當考核學生對運動項目技能的掌握程度,這要比考核一次性的測試成績更能讓青少年掌握體育技能、促進體質健康。“我們應當提高中考體育分數的‘有效性’,將分數作為學生的體育素養來進行體現,這個分數還應當包括學生對體育知識的理解,包括學生參加體育鍛煉、體育競賽的數量、學生所具有的運動項目等級,有了這些綜合性的衡量指標,才能真正促進學生對體育運動的理解和參與,促進學生體質健康,而不僅僅是為了應付一次考試。”

         

        媒體鏈接:http://share.osportsmedia.com/news-detail?newsId=17709

         

        [責任編輯/董楊華]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Copyright @ 2013 Shanghai University of Sport   滬ICP備05052054號    滬公網安備 31009102000036號
        郵編:200438 上海市楊浦區長海路399號   總機:(86-21)65508900

        電腦版 手機版 Pad版
        北京快三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